? 人民的福音 祖國的驕傲——中國樂器制造70年回顧-中國樂器協會 ?

微信服務號

微信公眾號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焦點>人民的福音 祖國的驕傲——中國樂器制造70年回顧

人民的福音 祖國的驕傲——中國樂器制造70年回顧

發布時間:2019-10-01

(轉載本網新聞 請注明出處?。?/p>

七十年的奮斗,七十年的發展,中國樂器制造業以嶄新的世界樂器制造大國的新形象,奏響壯麗的大國之音,向偉大的祖國70周年國慶獻上一份大禮。如今,樂器生產規模突破500億元,出口金額114億元。鋼琴年產量36萬架占世界總量的69.23%,西樂器主要產品產量均超過世界總量的50%,中樂器、電聲樂器和樂器零配件更是快速增長。無論從規模、品種、檔次、品質,還是市場品牌影響力,都得到國內外用戶和世界同行的認可。

中國樂器品牌在主場外交頻頻亮相。珠江凱撒堡音樂會鋼琴以優秀的品質成為G20峰會文藝演出唯一用琴,長江鋼琴亮相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15周年紀念大會”,上民一廠合作研發的電子二胡驚艷第29屆奧運會閉幕式,“星?!?、“金杯”、“鸚鵡”等樂器被選為中央代表團專用禮品,贈送新疆、內蒙中小學校,津寶樂器被定為中國援外定點生產企業,多次在國慶慶典擔當重任。


聚散成伍、艱苦創業,政府引導、產業布局

建國初期,中國樂器制造業基本是從無到有,從分散到集中,從單一品種、小批生產,到多品種、中批量生產階段。在此之前,樂器制造業以民族樂器為主,沿襲中國民族樂器5000年手工制作的傳統。企業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廣州、蘇州、營口、寧波等沿海大城市?;臼撬饺诵∑髽I、樂器商行和手工作坊。如:北京的文盛齋、合音齋、和順齋、藝華商行等。當時,制作民族樂器手工業作坊有20余家,制作工人約300人,主要制作胡琴、笛簫、揚琴、琵琶等民族樂器。1949年6月1日,由華北人民文工團支持成立了“人民藝術服務社”(北京鋼琴廠前身),從三個人10萬元起家,當年發展到20人,試制出國產第一架鋼琴。1950年朱德總司令視察該廠,次年成立第一家樂器制造的國營企業,即“北京樂器廠”。1952年私營藝華樂器廠成立,第二年職工達到99人,生產小號、長號、長笛、薩克斯和中音號等西管樂器。上海19世紀末,英國謀得利洋行在上海開設琴廠,從英國進口鋼琴、風琴零配件,組裝鋼琴和風琴。當時許多寧波木工、油漆工工匠在該廠打工。這是最早的中國西樂器制造工廠(也是上海鋼琴廠前身)。1955年上海樂器同業公會有樂器制造會員61家,從業人員402人,組建了上海民族樂器一廠。中國口琴制造業,由潘金聲先生于1931年開辦了第一家“國光”牌口琴廠,1949年12月15日由軍管會接管,更名為“華東工業部國光口琴廠”,不久派三位同志赴朝鮮建立了朝鮮“勝利口琴廠”。1951年在蘇州工商聯指導下,組織樂器同業公會籌備會,蘇州民樂一廠成立。廣州樂器制造業,1950-1951年有樂器手工作坊124戶,從業者500余人。營口作為抗美援朝的生產基地,樂器制造業大多是由上海樂器技術骨干為核心組建的。短短五六年,樂器制造企業紛紛成立,拉開了中國樂器制造業蓬勃發展的序幕。

這個時期,企業布局以人力資源、專業材料、需求市場為導向,顯現國家建設規劃和資源要素聚集的力量。鋼琴技術骨干大多是寧波師傅,民族樂器、西管樂器和口琴基本是上海、北京的技術骨干。東北大小興安嶺的木材,杭州余杭苦竹和貴州玉屏紫竹等成為相關樂器制造企業材料采購基地。沿海主要城市的布局則在國家發展規劃指導下形成。


公私合營、整頓恢復,基礎建設、蓄勢待發

1956年前后,全國工商業掀起“公私合營熱潮”,樂器制造業陸續由眾多分散的手工作合并重組,先后誕生了北京民族樂器廠、北京管樂廠、北京樂器廠、上海鋼琴廠、上海民樂一廠、廣州鋼琴廠等骨干企業。少數民族樂器制造也得以發展,成立了新疆烏魯木齊民族樂器廠、呼和浩特民族樂器廠、延吉民族樂器廠、昆明民族樂器廠等以地方少數民族樂器生產為主的制造企業。

在黨和國家大力發展經濟建設政策推動下,新成立的樂器制造企業快速成長,吸收社會能工巧匠,研發新產品,開展技術革新活動,一片朝氣蓬勃景象。記得北京管樂器廠師傅們為了研制薩克斯拔口機。沒有資料,就參照一張國外工人使用機器的畫報圖片,按照人頭與機器的比例設計,反復試驗都不成功,后來有意識地把機器尺寸放大后做成了,原來圖片里的老外頭比一般人大。技術進步帶動了樂器品牌建設,星海、聶耳、珠江、敦煌、國光、百靈、鸚鵡等老字號應運而生,被音樂教育家、演奏家所青睞。不少企業很快發展到三、四百人??芍^喜事連連、捷報頻傳。例如:北京鋼琴廠按照周恩來總理的意見,特別定制一架至今為止世界最大15英尺三角鋼琴,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周年慶典獻禮。這架鋼琴至今還存放在人民大會堂大廳。

正在樂器制造業集體化、國有化改制和快速發展時刻,三年自然災害和多種原因,國家經濟建設出現斷崖式下滑,樂器制造業和其他制造業一樣,開始了三年調整整頓。不少工廠被迫裁員,一批工人返鄉務農,有的中小企業只能“留根保苗”。好在時間不長,國家經濟復蘇,各地樂器制造企業又在計劃經濟指導下,逐漸恢復了生產規模。


文化大革命對樂器企業有所沖擊,但總體影響不大。隨后,由輕工業部主管部門支持,幾家樂器骨干企業開始建立技工學校,積極培養專業技術人員,設備裝備有所改善。加工手段向半手工、半機械加工轉變。技術工藝、質量水平穩步提高。上海、北京、廣州、營口、蘇州、天津等樂器制造企業集群基本形成。上海民族樂器一廠搬遷,擴建廠房1.2萬平方米,敦煌民樂品牌知名度擴大。廣州樂器總廠已有8個分廠,職工達到1732人。北京樂器總廠擴大鋼琴生產。1978年成立北京樂器協會,會員190家。

調整整頓雖然縮減了樂器產量,工人隊伍有所影響,“留根保苗”還是保存了較完整的領導核心和技術骨干。但是,在計劃經濟束搏下,慢節奏、低效率和主觀意愿限制了生產力發展。企業常常困擾在,“計劃趕不上變化”、“前松后緊”和“文山會?!敝?。計劃經濟讓企業束手無策,產銷矛盾凸顯。一部反應文化用品公司庫存積壓,名為“觸目驚心”的內部短片,至今讓人記憶猶新。


此時,樂器制造列入國家輕工業文教用品系列,行業管理初步形成。一批技校和中專畢業生加入企業,幾家骨干企業開辦技校,加上返城知青、復轉軍人等新興血液不斷輸入,企業得以休養生機。形成了一定的產品開發和小型技術改造力量,老中青技術工人隊伍不斷壯大,技術裝備業有所改善,企業商標和技術積累成果顯現。企業開始重視技術革新、技術改造和技術傳幫帶,爭創“國優”、“部優”,完善企業技術標準成為重點工作。星海、聶耳、珠江、敦煌、幸福、鸚鵡、國光、百靈等一批樂器品牌逐漸成名,行業樂器標準零的突破,《樂器科技》雜志問世。此階段樂器行業已有骨干企業50余家,中小型企業和樂器配套企業近千家,樂器制作從業人員近8萬人。


重塑市場、技術改造,內引外聯、“國退民進”

1978年黨的十三屆三中全會敞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大門,之后的40年樂器制造企業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芍^過關斬將、絕路逢生。樂器制造企業遇到的第一關是“斷奶”、“自謀生路”的壓力。80年代初,各企業一下子面對進出口公司訂單下降和文化用品公司體制改革,清庫存。多年計劃經濟產品包銷的慣性,使企業領導不知所措。迫使企業“四面出擊”、“以酒會友”、“自謀生路“。恰逢當時處在國內音樂文化需求換擋期,首批老體制業務員下海開琴行,正需要產品和渠道,而且終端需求一直存在。天無絕人之路,短短三五年,全國大中城市涌現出一大批琴行和文化商場,企業很快組建了經銷商網絡及自營體系。

第二關是產品供不應求和技術改造的壓力。外貿借船出海,內銷經銷網絡擴展,帶來市場迅速擴大,不久樂器供不應求局面凸顯。鋼琴憑票購買,要貨需走關系成為當時熱門話題。市場經濟浪潮一下子沖破人為屏障,直奔江河湖海。隨之而來的“鋼琴熱”、“古箏熱”和“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等消費導向,加上幾十家音樂機構藝術考級的杠桿效應,催生了全國器樂學習的高潮。供不應求的市場迫使各樂器企業開始規?;夹g改造。值得驕傲的是四大鋼琴廠一期、二期、三期技術改造,先后投入幾百萬、幾千萬和幾個億資金,搬遷改造、擴建廠房,大規模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和專家,短短幾年就完成了鋼琴制造產業從日韓向中國轉移的任務。星海鋼琴率先聘請鋼琴制作專家勞瑟 切爾先生,珠江一面和雅馬哈辦合資廠,一面持續投入重金進行技術改造,上海、營口也不示弱。中國鋼琴年產量從改革開放前不足一萬架,迅速飆升到年產銷8萬架以上,1998年達到20萬架。二十年間,幾乎所有的樂器制造企業都進行了兩至三次技術改造,為樂器快速發展奠定了基礎。

第三關是企業改制與橫向聯合??焖匍_發的市場,急需企業產能擴充,多品種批量生產又要求產品標準化、系列化。企業內部生產要素不協調,受到人力、物力及廠房資金的局限,影響了發展速度。為此企業在技術改造同時,大膽走出去,積極尋找樂器材料、零配件配套合作伙伴。各地樂器制造企業橫向大規模的橫向聯合成熱門。以年產2-3萬架鋼琴的廠為例,從材料配料加工,到金屬件、木制件及包裝物等配套企業,少說也得40-50家。全行業的擴充發展,為配套企業創造了良機。很快形成了東北和四川林區、京津冀、江浙、廣東等地區數以千計的鄉鎮企業和民營企業應運而生,并快速成長。以東方琴業公司為代表的配件企業幾經技術改造,大膽引進國外先進技術設備,成長為國際化配件供應商。時日不多,樂器材料配套企業出現了專業分工明確,區域布局合理的新格局。樂器產業鏈的完善,不僅支撐著產業快速發展,也大大提升了樂器產品標準化及質量水平。

第四關是國企改制與多種經濟體制共同發展。隨著國家體制改革深入,國企抓大放小,企業“退二進三”,企業調整、員工分流等政策,為民營企業創造了機會,三資企業也不斷增加,樂器產業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不少鋼琴、提琴、吉他、管樂器、民族樂器、手風琴、口琴配套企業在主機廠和采購商培養下,頑強拼搏快速長大,開始生產部分成品,而且迅速發展為規模生產。部分國營企業由于運行機制的缺陷和經營管理等因素,出現波動和萎縮,一部分優秀的民營企業如魚得水,成長為樂器行業骨干企業。產業結構一時出現“國退民進”的趨勢。隨著市場國際化進程,不少國外采購商、品牌商開始喜歡與民營企業做生意,隨著時間推進,市場競爭同時帶來優勝劣汰的企業競爭。期間發生了許許多多企業悲歡離合和生死興衰的故事。例如:廣州、北京的抓大放小、上海改制轉型、營口鋼琴從承包經營到賣給鮑德溫等。與此同時,“星期日工程師風波”、“海歸創業”和大批貼牌加工,造就了“浙江鋼琴”、“泰興提琴”、“河北民樂”、“揚州琴箏”“余杭竹笛”和“廣東吉他”等一批特色樂器企業集群。90年代初,國際樂器知名公司和品牌開始在中國投資設廠。雅馬哈在天津,卡西歐在珠海設立電子樂器廠,引來了風靡一時的電子琴熱銷。蕭山雅馬哈鋼琴廠、臺灣功學社武清廠和韓國三益、英昌在東北和天津設廠,掀起了外資企業投資潮。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和三資企業多種經濟所有制融合發展的局面逐步形成。期間不乏過關斬將和敗走麥城的故事被傳為佳話或笑談。


龍頭騰飛、集群聚氣,品牌提升、跨界融合

樂器制造業發展到2005年,樂器規模企業年營業額達到103.22億元億元,出口交貨值56.11億元(出口占總額54.36%)。鋼琴年產量突破30萬架,占世界總產量的60%,提琴70萬把、西管樂器90多萬支,民族樂器主要品種規模大幅提升,電聲樂器也在骨干企業帶動和國際市場刺激下快速增長。以珠江鋼琴、敦煌民樂、金音管樂、風靈提琴等為代表的一批龍頭企業,率先涉入資本運營、文化營銷、文化產業和產業集群等跨越式發展領域,并得到了地方政府和投資者大力支持。2012年珠江鋼琴、海倫鋼琴掛牌上市,實現了樂器上市公司零的突破。上民一廠則將民族傳統文化融入產品開發和市場營銷之中,敦煌系列仿制產品傳承發展,大師定制、紀念版、經典版、巨型、微型等特色產品層出不窮,引領民樂發展潮流。黃橋提琴之都、平谷東高村提琴產業基地、揚州琴箏之都、余杭中泰竹笛之鄉、洛舍鋼琴之鄉等一批特色產業基地相繼命名,并帶動了一批文化產業和樂器特色產業集群轉型升級。

進入改革開放新時期,樂器制造業又面臨鳳凰涅槃的第五關,品牌打造和跨界融合。改革開放初期,不少企業主要靠出口訂單或貼牌加工,自主品牌身輕言微。在珠江、星海、敦煌等一批民族品牌不斷創新帶動下,長江、金音、津寶、美得理、吟飛、金杯等一大批創新品牌揚帆起航,不少貼牌加工的企業也創造了自己品牌,部分骨干企業與國際知名品牌合作,大膽推進樂器中高端產品。樂器品牌大大提升。目前,全行業擁有省市著名樂器品牌90余個,高新技術企業近20家,星海鋼琴、敦煌民樂等一批品牌企業獲“中華老字號”稱號,珠江、星海、津寶、鳳靈、吟飛、潤韻、金杯、樂海等20余個品牌獲“中國馳名商標”,美得理、施特勞斯、博斯納、星臣等近百個品牌獲各省市“名牌產品”和“著名商標”,珠江鋼琴名列中國品牌價值500強,珠江以年產15萬架鋼琴的實力,榮獲工信部授予的“中國制造業單項冠軍”(整個輕工行業僅有四家)。

人才培養成效顯著。自2002年開始,樂器行業連續17年開展鋼琴調律師和提琴制作師職業技能培訓鑒定工作,截止2017年底,共有6931人次取得“人社部”《鋼琴調律師》職業資格證書;132人取得“人社部”《提琴制作師》職業資格證書。2008年全國樂器標準化技術委員會成立,十余年制修訂樂器類國家和行業技術標準112項,樂器企業每年申請技術專利達一千多項,行業技術和人才實力明顯提升。

隨著國家經濟文化繁榮發展和實現兩個一百年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的推進,樂器制造業不僅實現了產業鏈融會貫通和國際化合作共贏,也迎來樂器產銷市場與音樂教育、音樂文化市場融合發展的春天。中國樂器協會與中央音樂學院、音協管樂學會及音樂教育相關組織聯合組建“全國音樂教育服務聯盟合作平臺”,組織跨界合作的“國民音樂教育大會”,大會由專家引領,多元化合作,大膽嘗試學校和社會音樂教育的供需對話和項目對接。先后推出“普及音樂教育”、“快樂音樂教育”等主題,積極推進國際化合作。每次組織近150名專家學者奉獻一百多場主題發言、大師講座、主題論壇和工作坊,參加代表過千人,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和支持。同時,引進“6.21”國際樂器演奏日活動,2018年“夏至日”前后,“73個聯合主辦方,816個單位在176座城市,組織了3200場大眾音樂演出活動,直接參演人員24萬人,參與人員超過300萬人”,大眾性公益演出活動許多場面十分震撼,令人感動。許多樂器制造企業調整產業結構和投資結構,紛紛開辦藝術培訓學校、音樂藝術中心等跨界合作項目?!白寴菲鞒蔀榧彝サ臉伺?,音樂成為生活的剛需”,成為全行業和社會各界共同的奮斗目標。


現如今,中國樂器制造企業已達6000余家,琴行2.5萬家和社會培訓機構幾十萬家,成為世界第一樂器制造大國和第二大樂器消費大國。樂器制造業年規模超過500億元,加上千億元的音樂教育市場和數千億的音樂文化市場,中國樂器制造和音樂教育市場會更加燦爛輝煌。聞名遐邇的上海國際樂器展就是中國樂器發展的縮影。2019年10月10日至13日即將舉辦的第18屆上海國際樂器展,參展面積達到15萬平方米,國內外展商2400多家,其中國際展商近500家,專業觀眾預計18萬人,成為名副其實世界最大的樂器盛會。


回顧70年樂器制造業發展歷程,我們不會忘記為中國樂器產業發展做出卓越貢獻的領軍人物和開拓者,李仁安、關肇元、黎達蘇、徐振高、戴洪祥、朱明江等數以百計開拓者的英名,我們將世代緬懷。我們也發自內心的感謝那些關心幫助樂器制造業發展的教育家、演奏家和各界朋友。在此借《中國樂器》雜志國慶70年???,向各界專家老師表示中國樂器人最崇高的敬意!音樂讓生活更美好,讓我們與音樂同行,祝愿偉大的祖國繁榮安康。(文中前期數據引自《歷史回顧/新中國樂器行業70年》,筆者誠謝。) 


中國樂器協會常務副理事長 曾澤民

雜志期刊

2020年第9期

防偽碼查詢
品牌查詢
鋼琴調律師
提琴制作師
個人會員(特約)
?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六合彩财神网站 qq欢乐升级 江西多乐彩预测 大型星力捕鱼平台 吉林时时彩走势 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法国v比利时比分预测 微乐2021宁夏麻将手机版 排列5开奖历史数据下载 波场币值得买吗 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 足球比赛比分预测 乐赢国际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海南福利彩票中心 山西快乐10分跨度走势图 扑克麻将牌具怎么样